马旗戟:新技术新商业模式下的执法思考
2016-01-12 17:53:54
  • 0
  • 0
  • 0

主要观点:(1)在某种特殊技术形态下,商业模式不是唯一的,多方法律责任或相关罪责需要再做研究;(2)互联网经济发展新形态下平台服务商是否能担负起巨大的运行维护成本值得思考。

某种技术形态下商业模式是不是唯一的

中国移动为什么不转型,很多人认为是一个调侃,或者认为这个调侃本身没有意义。我理解这是一个好的问题,这个好问题取决于公诉人对商业模式,对技术模式,以及由此延伸出来问题的理解。如果中国移动不能转型或可以转型,实际上意味着某种技术形态下商业模式是不是唯一的。市场中出现的问题是否可以规避,辩护人的问题说白了档次太高,没有问的那么直接,所以大家听到的变成了一个调侃的问题。尤其是公诉人,可能感觉到变成了羞辱的问题,这是公诉人的水平问题和听众的水平问题。其实潜台词就是快播的模式,是否需要转型,是否可以转型,如果不转型,技术的模式和技术的形态必须消亡和停止。

多方法律责任或相关罪责需要再做研究

吕本富老师提出的五方的形态,政府或是社会治理性机构一定是其中的一方,最少的六方,还没有讲到其它的一些内容。实际上意味着随着技术的演进或者说互联网相关技术的演进,多方形成的平台性产品、市场、服务、模式是必须了。而这当中存在的一个潜台词就是相关的法律责任或是相关的罪责,实际上是需要去再研究的。我提供第三方缓存服务的,我和快播完全是一个商务方面的合作,突然发现这个缓存服务中有了种子,我承担不承担责任。无论是我们的法院也好,或者说是我们的法学家,最起码我们在某种场合可以回答这样的问题。

平台服务商是否能担负起巨大的运行维护成本值得思考

互联网经济发展到今天的形态下,P2P的模式也好,快播的模式也好,乃至于其它的模式也好,我们会发现用户之间的或是多方利益间的分享会成为一种模式,大家不要小看分享的这个概念。因为原来集中化的,比如说关于视频内容或是关于什么也好的传播,大部分的传统形态下的单向传播,涉及到了几何传播,它的内容理论上几乎是接近于无限,完全取决于软硬件。这就意味着无论是快播还是其它的平台服务商,是否有足够的能力运行成本,以及足够的资源投入进去。这个问题必须回答,否则的话意味着形态和技术模式是不是今天要停掉,如果不停掉的话这有问题。

快播并不承担政府的治理和监督责任

互联网的形态模式里面非常重要的一点,我们讲的小微或者说是个人,因为传统的形态下,无论是版权还是色情,它的监控和责任在一定的程度上,快播不承担政府的治理和监督责任,我们也不讲现代市场中现在的管理体制中是否把分级做好,是否把色情做好,是否把淫秽做好,是否把幼童的问题做好。一定程度上讲,这样的平台,针对有限的主体或有限的合作方可以进行。在小微中也会发现,在政府没有授权,政府治理机构和监管机构没有跟这样的平台合作的情况之下,对小微的监控管理如何来做,是否会涉及到影响了上传用户的权利问题。因为本身对内容的分析,如何来判定是色情的。

(马旗戟,阿里巴巴研究院学术委员会委员。本文为笔者在“网络技术与法律义务—快播案专家研讨会”上的发言整理)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